申请试用
产品介绍
数字化转型:超越商业周期的未来
来源:一财网 | 作者:expand | 发布时间: 2020-04-17 | 538 次浏览 | 分享到:
探讨数字化转型比单纯讨论走出因疫情而起的商业周期波动更具有意义,因为它关乎人类的未来。数字化的价值,已经通过抗疫期间互联网公司的表现被全民所了解,无论是网上购物、外卖、直播卖货、线上办公、云上学习,还是码上管理、AI诊断、数字防疫,数字化已成为疫情下生活、抗疫、复工须臾不可离的必需品。

探讨数字化转型比单纯讨论走出因疫情而起的商业周期波动更具有意义,因为它关乎人类的未来。

时隔11年,阿里巴巴再次启动“春雷计划”,核心是“扶助中小企业特别行动”,即扶助中国中小企业走出眼下困境并展望未来,给出的具体方案是——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的价值,已经通过抗疫期间互联网公司的表现被全民所了解,无论是网上购物、外卖、直播卖货、线上办公、云上学习,还是码上管理、AI诊断、数字防疫,数字化已成为疫情下生活、抗疫、复工须臾不可离的必需品

疫情期间,数字化只是牛刀小试。对于经济发展而言,未来所有的商业元素必然朝着全面数字化的方向发展。对企业来说,数字化的价值全领域、全流程、全方位的,是要对企业的人、货、场的整体重构。就宏观经济学理论层面,数字化转型亦是阐明了一些基本原理。

商业周期理论

观察宏观经济,尤其是关于经济周期波动,必然会想到商业周期理论。宏观经济学鼻祖凯恩斯和他的继承者们主张总需求波动是商业周期的根源。商业周期理论又分内因论和外因论。内因论,又称影响总需求的内生变量,即在政府控制下的宏观经济政策变量,包括货币政策(央行赖以影响货币供给量和其他金融条件的手段)和财政政策(政府支出和税收)。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建立在制度和规则之上,这种制度和规则在人类交往、市场交易和资本积累等层面必须起增进秩序的作用。

外因论没有内因论来得那么根本,外因论是在根本的经济体系之外的某些要素的波动中寻找商业周期的根源,此类变量有些超出了宏观经济分析的正常范畴(比如战争、革命和瘟疫等),有些不在国内政策控制之内(比如外国经济活动),而有些则是内生变量作用下的外部改变(比如科学突破和技术创新,这也是本文所要重点讨论的)。

以已故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为代表的真实商业周期理论主张,某一部门的创新或劳动生产率变动所带来的影响会在经济运行中传播,并引起波动。这种古典理论认为,技术进步是决定繁荣和衰退的主要因素。

人类经济史上19世纪50年代铁路首次投入商业运营,这一创新引发了此后20年间世界各地对铁路大规模投资的局面,并使工业化国家享受了持续的经济扩张。

在笔者看来,数字化转型对走出眼下商业周期波动或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以浙江为例,今年头两个月,浙江财政收入降幅全国最小,仅有-1.28%。浙江一枝独秀的关键在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税收增长311.3%,对企业所得税的增收贡献率为113.2%。这说明,数字化底气是经济韧性的关键。

乘数效应

走在数字化转型前列的浙江,也阐明了凯恩斯宏观经济学乘数效应的概念。乘数效应,亦称乘数模型,是一个用来解释短期产出水平如何被决定的宏观经济学的理论范畴,“乘数”来自这样一个发现,即某些支出(如投资)的1美元变动会引起GDP1美元以上的(或多倍的)的变动。乘数模型能说明在一个生产潜能尚未发挥到极致的经济体中,对于投资、外贸、政府税收和开支政策等各种变动会怎样影响产出和就业水平。

作为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的投资,其变动可以视为一种对于产出的乘数化增长。事实上,政府采购、出口或其他外生的支出流动的变化,都会放大并加入到一个更大的产出变动中去。

在笔者看来,数字化转型投资正是这样一种能够产生乘数效应的投资(外生支出)。当数字化转型投资增加时,因此而造就的产量将首先增长同等的数量。当投资于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得到更多的利润时,他们便会启动一系列由此引致的一系列次轮就业和消费支出。当然,风宜长物放眼量,这一切需要时间。

总之,在简化了的凯恩斯乘数模型中,乐曲的基调是由投资来决定的,而消费则按这个音乐起舞。数字化转型投资正是眼下包括未来宏观经济的主基调。

数字化转型是创新与未来

数字化不是一个新课题,从技术长周期的视角来看,数字化是一个业务数字化的过程。就一般涵义而言,数字化指企业所有的商业要素通过企业自身以及数字平台提供的服务,走向全领域、全流程、全方位的数字化运营,从而实现企业全面的数字化运营。数字化的核心是创新,以消费者运营为核心,实现消费端和供给端全要素、全场景、全生命周期的数据智能,建立企业智能运营和决策体系,持续推动企业产品创新、业务创新、组织创新,以应对诸如新冠肺炎疫情等系统性风险,进而建构强大的新竞争优势。

数字化转型完全超越了信息的数字化或工作流程的数字化,着力于实现“业务的数字化”,使市场经济中基本的供给者——企业或者公司,在一个新型的数字化商业环境中发展出新的业务(商业模式)和新的核心竞争力。

就本质而言,数字化转型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通过数字化实现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即把一种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数字化新组合引进生产体系中去,以实现对生产要素或生产条件的创新。周期性的经济波动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起因于创新过程的非连续性和非均衡性,由此形成商业周期

数字化转型以人为本的创新是一种方法,它借助数字技术赋力于人,从而创造商业与社会价值。它将人的创造力、由信息衍生的智慧与结合万物和流程的连接性这三大关键价值驱动因素汇集起来。每种价值都源自于三个维度,即人、信息与基础架构。最重要的是,数字化转型必须为人提供价值。通过采用数字技术,使人们能够过上丰富多彩的生活。

综上所述,数字化转型对于平抑眼下商业周期波动有着可预期的作用。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字化转型对经济发展也必将产生深刻的影响。是故,探讨数字化转型比单纯讨论走出因疫情而起的商业周期波动更具有意义,因为它关乎人类的未来。



(作者系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浙江大学公共外交与战略传播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文章作者:翁一


联系我们


 思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EXPAND)于2003年创立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思邦长期专注于SAP ERP的咨询服务,为成长型企业提供SAP Business OneSAP Business ByDesign等ERP产品和技术服务,以及CRMWMSMES供应链中台工业互联网平台等“数字化转型升级”全方位的技术服务和在线培训

  • 联系电话

    ¥0.00

    成交
    0
    评论
    0
    库存
    99999
  • 联系邮箱

    ¥0.00

    成交
    0
    评论
    0
    库存
    99999
  • 联系地址

    ¥0.00

    成交
    0
    评论
    0
    库存
    99999